李新良:潭洲展!中國建陶走向強盛的標識

來源:陶城報 作者:李新良 2019-03-29 點擊:20325次 A- A+

黄金一尾中特 www.njsgk.icu ■ 李新良(作者系陶城報管委會主任、社長、總經理,佛山科技企業孵化協會會長)

近期,“潭洲展”又熱鬧起來。各種沖突夾雜著議論在各個層面展開。這兩年來,圍繞潭洲展,牽動人心之多、涉及面之廣,在中國陶瓷行業史無前例。究其原因,不難看出,這是中國建陶產業經過幾十年發展起來的求新求變力量總爆發,是由產能大國走向強國力量的集中體現,是一場既得利益者和創新發展力量代表之間的較量,勝與敗,于誰,都是一場硬仗。

有人說是利益之爭。如果大佬們是為了利益,邊程、德叔等在發起展會的時候,就沒有必要把大股份給到幾大行業協會。這兩年,在明知道賠本的情況下,他們個人掏錢出來維持中陶聯盟公司的運作,而沒有要求以增資的形式稀釋大股東的股份。

3月14日,佛山陶協與省陶協召開會長聯合會議,新任佛山陶協會長梁桐燦先生明確表示,要支持辦好潭洲展。

這幾位力撐潭洲展會的大佬,如果把時間精力投到其現有經營體系的任何一個???,都比經營展會賺的錢要多。

為了傳達大佬們的這種使命和擔當,陶城報微信報道該新聞時特意選用標題:《幾百億身家的老板討論了一下午!葉德林梁桐燦張旗康邊成柯顯仁很認真》,本意是表達大佬們為建陶行業發展、建立公共平臺的擔當精神,但大佬們的這份本意和擔當,卻被有些人誤讀為大佬們錢多沒事干,為了幾百萬斤斤計較。令人寒心!

有人解讀大佬們是為了情懷。沒錯,這是一種情懷,但不是為了爭取個人地位和榮譽之類的小情懷,是一種舍小為大的情懷,是力推展會平臺促進中國建陶產業走向強盛的擔當。

這場沖突之所以復雜,矛盾各方不僅表現在既得利益者和創新發展力量群體之間,還存在于同一主體的“自我博弈和揚棄”:即現有利益與創新發展可期待利益在近期內難以平衡的沖突。

更為復雜的是,各方沖突已經不是個體之間的沖突,已經上升到不同群體之間的組織行為。

所以,潭洲展匯集各方利益沖突的復雜程度之深,超越了歷史,前所未有,如果只希望當個和事老,只談事件的表象,不愿意觸及事物的本質,將問題說通說透,不僅無助于沖突各方解決問題,還有可能進一步加劇各方矛盾的升級。

我們都習慣低頭趕路,少有抬頭找方向。誰都希望擁有一個風平浪靜的環境,但那也許就是溫水煮青蛙的開始。對誰來說,都不愿意看到、不希望沖突發生。但作為一名理性的業界人士,應當看到沖突的正確性,不應當視沖突為嘈雜聲音。

這實際是前進的號角,奮進的旋律。這正是中國建陶行業走向成熟、走向強盛的標識,是中國建陶產業發展到現階段的必經事件,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

在這一沖突過程中,邊程只是事件矛盾的聚集點,是主角,但不是事件的主因,他只是引爆了做大做強的中國建陶產業對與之匹配的高端展會需求之間的矛盾。

先來談談裝備展會。

潭洲裝備技術展橫空出世是市場的必然選擇。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廣州的裝備展已經被市場上的主流客戶所拋棄。這里所說的主流客戶,包括兩個方面,一是主流參展商,二是主流觀展商。

首先,作為國內目前最大的裝備企業科達潔能及其體系的企業已經不再去廣州參展;

其次,裝備業先進技術代表國家——意大利展團明確表示,2019年組團到潭洲參展,不再去廣州參展。并且意大利展團組織單位前所未有的包下一個場館。

另一方面,主流觀展商——當前國內的建陶巨頭代表企業新明珠、宏宇、蒙娜麗莎明確表示支持潭洲裝備展,更有巨頭企業高層表示其工廠的技術和采購人員今年不再去廣州看裝備技術,而這些企業,屬于當前裝備技術企業重要的消費用戶。

因此,當我們討論裝備展“兩城之爭”時,不妨先反思一下:為何曾經鼎力支持廣州裝備展的客戶,即參展的科達和眾多觀展的陶企,現在都開始拋棄廣州展?這是被市場所拋棄,不能怨天尤人。

我也非常不明白,近期某協會發聲明的底氣從何而來。姑且不論聲明產生的合法性以及協會向公眾、向海外推出這類聲明的不妥當性,作為廣州展會的主辦方,不反思為什么被市場拋棄、被客戶拋棄,而指責潭洲辦展的“重復性”,這無疑是逆發展潮流、反市場經濟的做法。

此間,有某協會的一位退休領導,不顧年事已高,借“熱愛這個行業”之名來到一線,為今年的廣州工業展奔走,我本人也無故被加以質問。廣州的辦展方還大打悲情牌,說是一個超過32年的展會,應當予以珍惜之類。我曾一直試圖找出廣州陶瓷工業展被潭洲裝備展取代的原因,長時間苦思不得其解,但被這一位退休領導質問,突然之間就頓悟了。原來,在當前客戶嚴重流失的情況下,不是去反思自身存在的問題,相反以居高臨下的姿態質問曾經為廣州陶瓷工業展有過貢獻的客戶和媒體人。

至于以所謂32年的歷史來大打悲情牌,要求曾經支持過的客戶和媒體繼續支持,這是強人所難的單邊邏輯,相反,市場給了32年的機會,居然在競爭中不堪一擊,是不是該淘汰?

市場經濟的規則強調利益對等,誰受益于客戶,誰就應當不斷反哺客戶。被客戶拋棄,要么客戶受委屈了,要么客戶有更好的選擇。事實上,長期以來,廣州陶瓷工業展僅是停留在一個貿易型的展會層面,每年租個場館,喊大家來參展,收完錢后就難覓蹤影,來年一到點,又來一次同樣的動作。

據我觀察,某展會公司的招商推廣公眾號也是一年一做。這樣短視理念辦展,居然沒有自我反思,還強詞要求曾經支持過的客戶繼續支持,于市場經濟來說,是何其滑稽!貿易型的展會如果抓不住主要客戶,競爭力就非常弱。佛山的展覽場館一出來,就參展商和觀展商而言,首選肯定是佛山,因為就近參展看展的成本都要低。

翻看廣州陶瓷工業展的發展歷史,起源是主辦單位資源占領優勢,帶有濃重計劃經濟色彩。當前國家層面深化改革,就是要進一步打破原有不合理的利益格局,通過市場競爭優化資源配置,增強中國經濟在國際上競爭能力。對于這一點,廣州展的幾大主辦單位應當更為清楚,可能只是在既得利益面前,不能自我突破而已。

中國正處于千載難逢的發展大機遇,這一機遇就是在國力強大、政通人和的大好環境下,全球化的市場之門已經給中國企業打開。

審視中國的展會競爭力,必須站在全球化高度,辦展的力量必須有引領行業發展的力量。細看廣州展的辦展力量,離中國陶企參與全球化競爭的需求越來越不匹配,因為他們仍然只是停留在普通貿易型展會層面。相反,潭洲裝備展的辦展力量由主流的裝備企業和陶瓷巨頭代表組成,這些陶企正是推動中國建陶產業走向全球化的主要力量。廣州展的辦展機構與這些陶企組合的力量相比,完全不在一個量級。

我曾經問過邊程,為什么不另外成立公司辦展?邊程說,不忍心放棄兩大協會,因為推動兩大協會合力辦展是他多年的心愿。邊程的話聽得我潸然淚下,聽后久久不知如何回應。真是應驗了一句話“哪怕你虐我千百遍,我對你如初戀”。這種情懷壯哉!偉哉!

我還聽說,為了確保某協會的既得利益,佛山幾位陶瓷界的大佬曾表態愿意做出利益保底承諾,不讓某協會原有利益受損。但幾位大佬創新發展的誠意也被某協會無情拒絕。

市場是公平的,特別是作為一個高度民營化的中國陶企,優勝劣汰的市場法則在競爭中起決定作用,浩蕩歷史,滾滾向前,守規則者贏、逆規則者敗,這不是誰可以阻擋的。當然,新舊力量在交替過程中,?;岢魷址錘?,有時舊勢力還會占據一點上風,但終歸會被創新力量取代。

恕我直言,現在充當急先鋒以多種方法打壓潭洲裝備展的某協會,應當迅速停止這種不妥的做法,及時轉身,識時務者為俊杰,不要在錯誤的道路上越滑越遠。

人心是傷不起的??!過往所見,佛山這些大佬們對協會的領導絕對有情有義,肝膽相照。現在遇到事情有什么不能商量的呢?何況佛山的大佬們還愿意為協會原有利益做出保底承諾。非得搞出這個聲明那個聲明,還要發到國外去,這不是在丟中國陶瓷人自己的臉嗎,讓這些還要到在海外拼殺市場的大佬們何其難堪?!難道協會領導的智慧就止于發個聲明?

好在佛山的大佬們是理智的,訴求和呼聲通過正當的途徑遞交。3月14日,廣東省陶協與佛山陶協聯合召開會長會議,討論表決提交訴求,我目睹了討論表決的全過程,大佬們為了中國建陶產業更加強大的認真勁,令人感動。

這次表決的訴求,協會領導們應當看到了,于情于理應當予以尊重,因為這是會員的意愿,協會常設機構若不尊重會員的意愿辦事,那就空為協會常設機構的稱號。

再說說產品展。

辦好潭洲產品展是時代賦予的歷史機遇。

過往討論潭洲產品展,多數人局限在與陶博會的競爭關系上,諸如蹭人氣、為難了參展商、害苦看展人員之類的話題,屬于看熱鬧心態的話題,這都不是戰略研究者所要關注的。如果一定要在戰略層面給出一個定位,就一句話:兩個展會屬于競合關系,二者相得益彰,不是零和博弈。

事實上,兩展會的主導者早就明白這一戰略互補關系,這從邊程與何新明在2018年3月5日見面溝通達成的三點共識就可以得到證實,三點共識中有一條就是“目前兩個展會互不詆毀、互相支持,兩個展會能搞好互相都能帶來好處,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潭洲產品展的推動者,一開始對標的就是博洛尼亞瓷磚和衛浴展,打出的口號也是“打造東方博洛尼亞展”,現在有業界人士提出“中國需不需要一個博洛尼亞展?在潭洲有沒有可能做出一個博洛尼亞式的展會?”我的答案是肯定的,不過這是一場硬仗,是一個巨大挑戰,但不是一個不能求解的方程。

中國建陶產業要林立世界之巔,征戰全球市場,必須擁有一個“東方博洛尼亞展”。

意大利的瓷磚產能與我們國家的產能比例約為二十五分之一,這種產能差距已經持續有10年之久,但意大利仍然是當今世界上建陶業強國。

此前歸然書院院長鮑杰軍從產業整合能力的角度分析,中國已經是建陶產業強國,但說出來之后,多數人認為我們還是底氣不足,核心是我們缺乏國際話語權的支撐點。展會是話語權的重要支撐,縱觀世界產業發展歷史,通過打造一個國際化的高端展會來掌握話語權,成功案列居多。如果現在意大利沒有博洛尼亞展作為支撐,最多只能算一個建陶裝備業先進技術國家,難以稱上建陶品牌強國。

中國打造東方博洛尼展正當其時,尤其在潭洲成功的幾率大。

這是時代賦予潭洲產品展的歷史機遇。自加入世貿組織以后,中國這艘經濟巨輪以較快速度駛入全球化的經濟浪潮,并且適應得很快,中國企業參與國際化競爭力的比較優勢越來越明顯,陶企更不例外。現在中國既是瓷磚制造大國,也是消費大國,而且是一個產業鏈條完整的制造大國,也是一個進口瓷磚消費市場能力極強的消費大國,這是全球任何一個國家都不具備的比較優勢。

博洛尼亞展依托的是意大利、西班牙等陶瓷企業的全球化市場布局,符合鮑杰軍定義的“先要有企業的全球化戰略與布局,才有全球化的展會”的邏輯。

但在幾十年前,意大利協會為了幫助企業開拓全球市場,在博洛尼亞展辦展之余,牽頭在美國等海外國家不停地做推廣、營銷、培訓工作。所以我認為,中國的建陶產業的全球化路徑,應當是全球化的展會與陶企全球化的戰略布局同步,二者相輔相成,互相促進、互為支撐。

中國建陶產業對比意大利同行,有完全不同產能量級和國情背景。

我們在做比較分析,容易拿意大利做對比,但我們應當深入分析中國建陶產業的獨特性。概括來說,中國是一個擁有近14億人口、在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的制造產能與消費市場都很強大的經濟體。改革開放40年,制造產業競爭力與龐大的消費市場日益增長,滋養出一批中國企業快速成長做大,促進很多領域全產業鏈條發展,中國建陶產業就是例證。

西方經濟學家普遍認為,全球的產業鏈條應當有明確分工協作,每個國家或地區應當固守產業鏈條最有優勢的那一端,不要去打破全球產業鏈條分工格局,發展上下游全產業鏈。如意大利已經有一個博洛尼亞展,中國就沒有必要再打造一個類似的展會。

事實上,這一西方經濟學理論,于中國的經濟體來說行不通。就建陶產業來說,中國制造產能已經形成,產業鏈條成熟,要走向強盛就必須實現全球市場布局。但是,博洛尼亞展不會為中國建陶產業整體出海提供通道,因為中國建陶產業制造產能過于龐大,在國際市場上的比較優勢明顯,這不是一個博洛尼亞展會可以承受的,除非本土企業愿意把全部市場拱手相讓給中國企業。

博洛尼亞展會屬于意大利、西班牙陶企的一個公共平臺,通過本土行業組織控制,其本土的消費市場有限,平臺的著力點在國際市場上。博洛尼亞展之所以不能過多開放給中國這樣一個產能大國,根本原因是貿易?;?。

這個貿易?;び辛椒矯?,一是?;け就療笠擋芳鄹竦木赫?/strong>,若大量開放中國陶企進入,憑借中國陶企的成本比較優勢,其本土的產品成本就沒有競爭力;

二是,維持其意大利產業的高端體系。意大利多年以來占領全球的瓷磚高端消費市場,快速崛起中國建陶產業對其是一個巨大的威脅,并且市場份額正在被中國建陶高端企業搶占。

意大利同行維護高端體系的一個重要公共平臺就是博洛尼亞展,博洛尼亞參展商的以本土為主的純潔度是不容被打破的,只要給到中國陶企批量進入的機會,意大利同行的高端體系會快速垮塌,其在全球高端市場的地位也就會岌岌可危。所以,中國陶企要整體借助博洛尼亞展出海沒有可能性,所謂被歧視被排斥是其無法承受中國這么巨大產能的客觀原因造成。

不僅僅是中國建陶領域,中國每一個產業國際化可能都會遭遇同樣的問題,因為中國融入全球化的比較優勢明顯,對西方原有的產業格局是一個巨大沖擊。中美貿易摩擦的根本原因或許也在于此(特朗普不是主因,只是一個時代的主角)。

我們現在是國內本土既得利益者與創新力量代表之間的沖突,其實,我們未來真正的對手還沒有發起狙擊,潭洲展一旦冒起,以西方博洛尼亞展為代表的全球市場上的狙擊力量才是我們需要真正去面對的。

不可否認,國內現有的銷售模式,無論是經銷商開店還是工程集采,基本已經形成一個相對成熟的閉環。這個閉環,自成體系,機動靈活,管控能力強、執行效率高,在快速搶占中國內需市場征戰過程中,優勢明顯。

這個模式在國內市場行得通,但要走出去,參與全球化競爭,這種單打獨斗的劣勢就暴露出來了。特別是參與國際高端市場,與意大利、西班牙的陶企爭份額的時候,單打獨斗不具備競爭優勢,合力整體迎戰才顯優勢。打造一個屬于自己的高端展會,對于整體出海只會增加競爭優勢,百益而無一害。

中國既是產能大國,也是消費大國,期望進入中國市場的海外品牌越來越多,但到目前為止,中國還沒有一條為瓷磚進口品牌進入中國提供通路的高端展會平臺,這是東方博洛尼亞展的重要市場支點,是時代賦予的歷史機遇,若不抓住,就有可能被他人搶占,以致成為大佬們的憾事!

我設想的“東方博洛尼亞展”將具有中國市場特色,擁有走出去引進來的雙向功能,既是中國建陶業全球化的戰略支點,也是海外瓷磚進入中國市場的重要通道。

中國現有自成體系的經營模式固有優勢明顯,但也存在?;?,一個高端的東方博洛尼亞展會,就國內市場而言,近期可以對各大品牌自成體系的閉環模式起到補短作用,長期來說,可以成為產業競爭力的新引擎。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近幾年經銷商零售份額快速萎縮,給多數企業打了一個措手不及,這其實就是一個信號,依賴一個固有模式打天下的邏輯,在未來的市場競爭中越來越需要防范。

中國建陶產業至今還被社會上多數人視為高污染、高耗能、高排放不受待見的產業,這其實與產業對外宣示形象的高端公共平臺缺失相關;還有,越來越多的相近行業在虎視眈眈瓷磚市場,隨時準備侵占份額。面對這些?;?,需要全行業合力去迎戰,共同化解?;?。

若陶企還喜好沉浸在一個自我閉環體系的成功樂趣之中,不愿意合力打造一個增強核心競爭力的高端會展平臺,城墻失火殃及池魚,整體競爭力上不去,誰也難以獨善其身,獨享好日子。整體競爭力上去了,水漲船高,參與者都一起可以受益。

我們正處在千載難逢的大機遇,抓住了,一舉躍遷中國建陶強國的新臺階。但也要清晰地看到機會失去的可能性,我們現在往上有意大利西班牙的企業堵住,往后有印度、東南亞等新興產業集群截住,這需要全行業形成共識和合力才可以打贏這一場勝仗!

這是一場全行業之戰,事實上已經張開弓弩,一旦失敗,毫不夸張說,我們的國際競爭力要落后十年。全行業行動起來,放下紛爭,一起呵護好潭洲展,呵護好自己產業的未來。

好在大佬們為了產業更加強盛的赤誠之心,已經實實在在付諸行動。以葉德林、梁桐燦、張旗康、邊程等為代表的業界大佬,高瞻遠矚,從戰略高度,審時度勢,力挺潭洲產品展,這是一股前所未有的辦展力量。

葉德林先生說得好“眾人拾柴火焰高”,并且還說“不能把辦好一個東方博洛尼亞展的任務交給下一代”。這是一種何等的高度和使命擔當!

人心齊、泰山移,有了大佬們的這股干勁,有廣大中國陶瓷人的合力參與,我們的東方博洛尼亞的夢想一定可以實現!

佛山,南國陶都,這座城市因陶瓷而生,明清時期的陶瓷重鎮,500多年來薪火不熄,成就了當今世界上擁有一定話語權的建陶重地,包括歷任協會領導在內的很多中國陶瓷業界人士,曾經都在這里灑下汗水,助力發展,這座城市的發展豐碑上一定會記住您!感恩您!


而今,佛山市委市政府狠抓制造產業發展機遇,政府投入巨資,在潭洲高標準建設展覽館,目的就是要推動佛山各大優勢產業打造高端展會,增強佛山制造的國際競爭力。特別對本土優勢產業的展會極為重視,大開綠燈、大力支持!

佛山擁有豐厚的陶瓷歷史文化和堅實的陶瓷制造產業基礎,恰逢政府力推,在潭洲打造“東方博洛尼亞展”和“中國陶瓷技術裝備展”,是時也!勢也!


我不是佛山人,26歲才來到佛山,但由于付出多了,我已經喜歡上這座城市,愿意再為之發展努力!

我不是學陶瓷干陶瓷出身的人,40歲才來到陶城報,由于天生愚笨,學習產業知識慢,逃離念頭比堅守的要多,但勤勞智慧的陶瓷人又總不斷吸引我繼續澆注努力!

為成此文,我已經在辦公室連續耗了30多個小時,對文中提及的人、事及機構都充滿敬意和善意,萬望不要誤讀誤解。紛爭止于智者,本文只是想為紛爭旋渦中的潭洲展正本清源,給奮斗前進的陶瓷人增添點力量!

4月19日,潭洲產品展開幕;5月30日,潭洲裝備技術展開幕!祝愿廣大參展企業有一個好的收獲!讓我們一起期待更多的精彩和驚喜!

0網友評論
福建时时号码表 6个号三中三 精准计划软件官网 六复式5等于多少组 肥大幸运飞艇计划软件 三张炸金花技巧 双色球就机选投注号码 最新款抢庄牛牛棋牌 网络捕鱼怎么控制玩家 幸运赛马计划全天免费 福彩双色球计划 时时彩一星稳赚技巧 福彩七乐彩综合走势图 七星彩新手玩法技巧大全 pk10千里马计划app 双色球中奖秘籍100%